安之即怀

感到有人偷窥。

我真的很悲伤了,啊,无病呻吟。

“我对你不住。”

“……嗯……”

很多事都是这样,你倒不如不说的好。

要过年了,LOFTER都红了qwq。

1晓星尘·薛洋后记

晓星尘醒了,在夜半三更,出乎宋子琛的意料,醒了过来,宋子琛正在夜猎,可他清晰的感觉到晓星尘残魂巨大的波动。他冲回了家,看见晓星尘狼狈的瘫在地上,大口的喘气和咳血,宋子琛走进,晓星尘感觉到有人走进往前一抬头,眼睛那里有很多血,渗透了白布,宋子琛单膝下跪,把右手往前一伸“……薛,薛洋?”他问到。宋子琛不知是和滋味,把右手伸到晓星尘的手边,他轻轻一摸,便知道了是宋子琛,他微微张了张嘴,却又未说,只是苦笑。宋子琛将他扶起,用手在他的右手上写着“你还好吗?”他说:“无妨,”又楞了楞“阿箐呢?”他又写道“在另一个密室养魂,她恢复的很慢。”晓星尘点了点头,他不难想象发生了什么,可是薛洋,为什么薛洋不在?他好奇也痛苦,薛洋,薛洋啊……又忍不住,吐出了污血,宋子琛忙给他一粒药丹,他才舒适一些,他张了张嘴,竟吐出薛洋二字,宋子琛失落且悲痛。他快速的写下二字“死了”,便背过头去。